德甲或效仿巴萨透支版权私募资本“抄底”五大联赛

8月 31, 2022 世界杯买球

8月26日凌晨,2022-23赛季欧冠联赛小组赛抽签结果正式出炉。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莫过于本次“死亡之组”花落哪组。最终,拜仁、巴萨、国际米兰以及比尔森胜利所在的C组成为了死亡之组。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C组的三支队伍或其所在的联赛,都不约而同地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拜仁是德国足球的代表,但德国足球联盟(下称DFL)近期却寻求外部投资者来填补巨额亏损;国际米兰在2020-21财报显示,赤字达到2.456亿欧元,意甲的情况同样不好过;巴萨更不必多说,身背着13.5亿欧元的债务。

他们均面临着巨额亏损或债务,单靠俱乐部自身的“输血”,显然难以在短时间摆脱这样的重担。为此在艰难的时候,他们只能转向,向资本发出“求救”信号。

据彭博社22日报道,DFL已经任命德意志银行牵头来寻找战略投资者。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贷款以外,目前DFL考虑的战略投资方式还包括出售其媒体相关权益,例如出售含有德甲、德乙国内和国际转播权的媒体公司部分股份。DFL正在考虑出售该公司多达20%的股份,其价值可能约为180亿欧元,因此可为联盟带来高达36亿欧元的收入,以此来填补经济空缺。

众所周知,顶级赛事的媒体转播权是属于稀缺的资源,并且顶级赛事的转播权往往是含有投资升值属性的。因此,DFL出售德甲国内和国际转播权的消息也引起了资本的关注。大约有10家私募股权公司预计最早在9月份向DFL提出申请,而初步报价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提出。如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黑石集团(Blackstone)、CVC资本等各大私募股权公司都可能参与这笔交易。

巨额的损失,迫使DFL正在想方设法寻求外部资本的帮助,甚至不得不“割肉”出售转播权。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德甲和德乙已经损失了超过11亿美元的收入。

在2020-21赛季,德甲和德乙36支球队的总收入下降了10.5%至45亿美元。此外,门票收入减少和媒体版权交易减少加剧了DFL的财务紧张状态。根据2022年DFL官方发布的经济报告显示,与上一个疫情前的球季相比,门票销售下降了约95% 。更为严峻的是,各俱乐部还面临着约14亿美元的税款待支付。与此同时,联盟遭遇着劳动力近50%的减少。

在21/22赛季结束后,DFL公布了德甲、德乙36家职业俱乐部的营收情况,在该赛季德甲球队中仅有弗赖堡(980万欧元)、莱比锡(370万欧)(230万欧)和拜仁实现了盈利,其他球队都遭遇了亏损。其中,柏林赫塔和多特蒙德是税后亏损最多的两家俱乐部,柏林赫塔亏损7790万欧元,多特蒙德亏损7280万欧元。

DFL首席执行官多纳塔-霍普夫滕表示,需要探索“新途径”以“使德国职业足球面向未来”。其实早在去年,DFL已经在进行着探索“新途径”。2021年5月,KKR、Bridgepoint和CVC入围了德甲海外转播权的私募股权投资名单,但最后DFL叫停了谈判。

若按照彼时DFL出售德甲和德乙国际转播权业25%股份的计划,交易成功将获得5亿欧元的资金收入。然而在随后就出售少数转播权进行投票后,DFL在一份声明中宣布谈判将“暂时”结束。

实际上,出售未来的转播权益换取现金,逐渐成为了体育联盟或者俱乐部摆脱困境的主要手段。至于为什么是出售转播权,而非其他资产。体育大生意认为首先如前文所言,顶级联赛或俱乐部的转播权在体育产业中属于稀有资源。竞赛表演业是体育产业的核心之一,而优质的媒体版权则是竞赛表演业最具行业竞争力的一环,能够产生巨大的收益。这就意味着,拿到了优质的媒体版权,意味着站在了体育产业金字塔的顶端。

其次,顶级赛事的版权合同近年来水涨船高,有些赛事的版权甚至屡创新高。譬如在2022年2月,英超联盟在股东大会上宣布了未来三个赛季英超海外转播版权收入达到53亿英镑,继续刷新纪录,并且首次超过英超本土转播收入51亿英镑。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媒体版权所附有的“投资升值”属性,也是其能够吸引私募股权出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后则是版权收益是赛事或俱乐部收益的最大来源,也是豪门俱乐部最大的资产。对于豪门俱乐部而言,即便成绩不拔尖也能够在每年获得稳定的收入,近些年的纽约尼克斯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拥有足够“底气”的豪门俱乐部才能够果断地出售未来转播权换取现金。

在俱乐部出售未来转播权这件事情上,巴萨多次做出了表率。在6月和7月,巴萨先后两次激活了经济杠杆,共出售了未来25年25%的电视转播权,获得了6亿欧元的收入。(往期报道:透支25年版权高杠杆“买买买”,巴萨搏命豪赌)

不可否认,身陷囫囵的巴萨打开了出售转播权的“潘多拉魔盒”,或许将导致越来越多的赛事或俱乐部效仿。在英超新赛季上取得糟糕开局的曼联,正在考虑紧随巴萨的步伐。据《》,曼联的老板格雷泽家族正在考虑通过出售未来一部分电视转播权的方式,来换取现金用以扩建老特拉福德球场。截至2022年3月底,曼联的净负债增长了11%,达到4.96亿英镑。

但需要指出的是,俱乐部应该谨慎对待透支未来。若一而再再而三地“加杠杆”,会让本就喘不过气的债务更加沉重,容易造成反效果,继而导致俱乐部逐渐沉沦。

若有关注俱乐部股权交易资讯的读者可以发现,其实近些年欧洲和北美体坛已经迎来了私募股权的投资浪潮。

在联赛层面,若DFL与私募股权达成协议,德甲将成为欧洲“五大”联赛中第三个走私募股权路线月,法甲各俱乐部达成一致,批准了CVC资本的15亿欧元投资,交易内容包括了出售法甲联赛子公司13.04%的股份以及未来十年的电视转播权。

2021年8月,CVC资本与西甲达成了投资协议,协议规定,CVC资本将向西甲职业联盟提供26.68亿欧元的低息贷款。作为回报,CVC资本可以获得未来50年内西甲和西乙非音像业务收入的11%和音像业务收入的10.95%。

欧洲五大联赛,私募资本已经占据了两席。在俱乐部层面,私募股权的渗透率不断上升。在2020至2021年,私募股权Arctos Sports Partners收购了12支美国球队的部分股权,其中包括MLB的波士顿红袜队以及NBA的金州勇士队;Dyal Capital收购了NBA的菲尼克斯太阳和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部分股权;Ares Management则投资了西甲马德里竞技;巴萨球迷们熟知的第六街Sixth Street,则投资了NBA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

投资回报率是投资者做出投资决定的考量因素之一。数据机构PitchBook表示,美国顶级球队的投资回报率为在15%到20%之间。以历史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率比较来看,2000年到2020年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化回报率为7%。15%VS7%,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近年私募股权不断出手投资欧洲和北美体坛。

在2019年前,各大体育联盟对私募股权投资还是持谨慎态度。但随着多个体育联盟都改变了旗下球队的所有权规则,逐步放开了私募股权投资俱乐部的限制,为私人资本打开了大门。吸引了私募股权的投资后,体育联盟及其俱乐部的收入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以NBA为例,2021-2022赛季NBA总收入突破100亿美元,创造NBA单赛季收入新纪录。其中,篮球相关收入达到89亿美元,同样为历史新高。作为受益者,NBA旗下的金州勇士队,也同样迎来了收入的巅峰。2022年5月,据美媒报道金州勇士队2021-2022赛季的预计营收收入将超过7亿美元。

不仅于此,金州勇士最大的变化在于其估值,呈爆炸式增长。在今年初《福布斯》公布的NBA球队估值中,金州勇士“仅”值47亿美元。而到了NBA总决赛结束后,已经达到了60.3亿美元。而根据《福布斯》的最新预测,到2028年,勇士队有望成为NBA首支市值突破100亿美元的球队。

在疫情的影响下,许多体育联盟或俱乐部陷入了困境,被迫断臂求生。但对于私募资本来说,这个或许是他们“抄底”的最佳时机。在如此高的投资回报率“吸引”下,难免会有更多的私募股权公司出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