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足球黑哨

中国足球的悲哀!女足裁判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吹黑哨!

还记得上个赛季CBA江苏德比中闹出的那个大丑闻吗,江苏同曦老板陈广川不满意裁判判罚,拿起话筒高呼中国篮球没有希望了,经理更是冲到球场抢球,几个月后这一幕也在女足赛场真实上演。

在昨天结束的一场全运会女足湖北赛区预赛中,以去年女超冠军大连权健为班底组建的辽宁队凭借马晓旭在74分钟的争议进球,以1-0击败山东,获得小组出线权,而落败的山东则失去出线主动权,能否直接晋级全运会要看东道主湖北队的脸色。但是在这场比赛后,却不断有“中国足球就是因为这样才上不去”的控诉在球场上飘荡,赛后山东女足球员在社交媒体暗讽裁判,四年为了梦想坚守,却获得这一结果,真的很难让人满意。

这场比赛的第74分钟,马晓旭打破僵局,她的劲射帮助球队取得领先,但是回看这一球,在射门前其实辽宁队已经手球在先,而当值主裁吴春位置非常好,然而却没能看到这一手球,当然裁判有误判我们能理解,因为裁判不是神,但这个裁判却是口碑极差,这个稍后再说。再说到比赛中,伤停补时阶段,山东落后,他们希望能够抓住仅剩的时间扳平比分,但是在球出界以后,现场迟迟没球给山东队发界外球,而这也被视为主场手段,因为湖北队和山东是直接竞争对手,所以这个时候耍点小花招你也没办法,不过这种比赛谁允许你在自己赛区踢比赛的?这就是所谓的公平?

这还没完,比赛结束后,比赛监督直接指定山东队李影接受检测,而辽宁队则无需检查!按照程序,集体项目的检测应该是在有监督的情况下,抽签决定,然而赢球队不挑,专挑输球队球员,这想干嘛?大家应该心里有数!

其实一场输球没什么,如果是自己的实力有差距那就反省自己,争取在日后通过训练提高自己的能力,但是在这样的关键战中如果因为裁判误判而毁掉四年的努力那就很难让人接受了,而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吴春第一次有这种下三滥比赛了。

去年女超联赛最后一轮,上海客场挑战北京菜地球场,一个领头羊一个是保级球队,上海取胜就夺冠,在常规时间最后时刻,上海队刘俊打入反超比分一球,球员教练激动不已,然而第二助理裁判举旗,越位!但实际上通过慢镜头并没有越位,是裁判误判,而当值主裁正是吴春!也使得束昱辉的大脸权健在最后时刻逆袭夺冠。

尽管此后上海队上诉中国足协,然而并没有什么n用,吴春还是吴春,反倒是处罚了上海队李佳悦在微博的不当言论,这还没完,更狗血的事情还在后面今年女超第二轮,上海面对权健的强强对话主裁还是吴春!虽然没有争议哨,但是足协敢在这样决定总冠军归属的比赛中用这样一个黑哨裁判,用意何在?并且之前还有从事足球人士说道,他在机场听到吴春在和大连足协官员说对不起!起因是在大连权健决赛输球之后!

真的细思极恐啊,中国关注女足的人是少,但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吧,女足姑娘都不容易,但为什么有钱就是爷爷,没钱就只能陪太子读书?如果说大家平常开玩笑都说中国未来很多裁判都要进监狱,那么有一张牢笼是要属于这位国际级裁判的!

“第一黑哨”龚建平之死有人称是“老实人”被“精明人”坑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人情世故,而有人情世故的地方,也总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中国足球一直以来都被人们所诟病,不过在当下中国足球的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以至于曾经中国足球的黑暗面,是很多人所不愿意提起的,尤其是在这一场黑暗风暴当中,曾经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龚建平曾经是北京一位足球场裁判,但是因为他经历了那段时间的黑暗时期,他最终被誉为第一黑哨,2001年10月6号,伴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声,2010年赛季甲B联赛最后一轮落下了帷幕,看着记分牌上的0:6,全场绿城的球迷彻底陷入到了疯狂,在这场比赛当中,绿城队表现的毫无斗志,完败于长春亚腾,愤怒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黄龙体育场,在球迷的声讨中下,绿城队的队员深情落寞地走下赛场。

一旁的亚腾球员则欢声雀舞,庆祝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与此同时,愤怒的还有在场边观看的绿城老总宋卫平。足球比赛场当中的诸多乱象让他早已心中有所警惕,尤其是球队中还有不少吉林籍球员,在人情球关系球等问题交织的年代,宋卫平能够明白,这场比赛必然会出现诸多的问题,甚至在整场比赛当中,因为裁判的不公判决,宋卫平一度让球员罢赛,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却是。

即便是考虑了诸多方面的问题,却依旧为能够料到,最后是他自家球员把他卖了,在赛后发布会上,面对着诸多的镜头,当时十分激动的宋卫平更是声称,这场比赛球员有很大的问题,甚至已经决定了开除一些队员,一石激起千层浪,刚刚还在为国足世界杯出线而庆祝的球迷们,纷纷将目光聚集在了这场比赛当中,球场黑暗球迷是知道的,但是当时还没有一人想宋卫平这般,如此直白地说出球员的问题,很多球迷都在等待着足协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然而最终足协对于绿城方面的诉求,只给出了一个毫无诚意的解决方案,部分球员禁赛,罚款了事,针对此次的裁判问题,足协更是选择了无视,此刻的宋卫平意识到,指望足协只是浪费时间,因此宋卫平决定揭竿而起,为了证明自己说线月,宋维平更是联合当时的吉利话事人李书福,召开了一场十分轰动的反赌扫黑发布会,在这场发布会上,宋卫平不惜将自己的家丑一一公布出来。

他称曾经有裁判对俱乐部开口要6位数的金钱,甚至绿城曾经为了得到更加“公平”的判决,甚至主动给一些裁判送过品送过钱,与此同时宋卫平还表示,曾经受贿的8名残派名单已经拟好,只等待在恰当的时机上交给更高级别的部门,这则爆炸性的消息,瞬间让整个足球圈轰动了起来,很多圈内人士更是人人自危,尤其是他名单当中的8位裁判员更是如此,在这其中最慌的莫过于,北京籍的裁判龚建平。

因为就在此事件爆发的数月前,绿城的俱乐部就曾经找到过他,并且主动送上了8万元,以求能够得到公平的判决,只是在掏了钱的绿城,在第2天的比赛当中,也仅仅只获得了一场平局,而此时的龚建平生怕宋卫平借题发挥,最后将自己透露出去时候,于是通过中间人试图将受到的钱如数退回,虽然当时的宋卫平同意了龚建平的这般做法,但是当时的宋建平却声称,要龚建平写一封忏悔信。

并且按照宋卫平的说法,只要交代清楚,绿城方面将不再追究他的责任,期初龚建平并没有同意,毕竟这份忏悔书是对自己十分不利的一件事情,但是在宋卫平的软磨硬泡下,最终急于脱身的龚建平还是答应了宋卫平的建议,在龚建平看来,只要能够延续自己的裁判生涯,仅仅一封匿名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当时的龚建平并不会使用电脑,于是绿城方面代笔,在龚建平的默许下,一份名为《一个还有良知的裁判自白》开始面世。

当时按照宋卫平的设想,有了这些材料之后,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也足以向足协施压,为绿城队谋取更大的利益,然而事情最后却么有向着宋卫平的预设的道路去发展,首先第1个找上门来的是浙江省的体育局局长,这是一位疾恶如仇,向来与体坛丑恶势不两立的人,在得知宋卫平的手上有重要信件后,其更是如获至宝,在他的劝说之下,宋卫平将这封忏悔信提供给了体育局,并在后来的几天内,向媒体的面前公开了这封信件,瞬间引起了一片哗然。

此刻相关的部门彻底坐不住了,随后便找到了宋卫平,要求宋卫平交出相关人员的名单以及证据材料,这时,宋卫平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倘若上交给更高级别的部门,也就意味着龚建平的职业生涯必然是彻底保不住了,只是不交,上面的压力他也扛不住,最终在监察人员的催促之下,宋卫平还是选择了将相关文件上交,随后为了安抚龚建,宋卫平还特意打电话给龚建平,龚建平在得知宋卫平的这番做法后,更是大骂宋卫平不是男人。

当事件变得愈演愈烈的时候,监管部门多次找到龚建平进行问话,一个月之后龚建平正是被拘留,入狱之后龚建平为了减轻罪责,供出了多名裁判,只是让龚建平未能料到的是,即便如此,最红也只有他一人被起诉判刑10年,其余人却安然无恙,清高且自傲的龚建平显然无法忍受这般待遇,最终在监狱被气出病,只是在龚建平申请保外就医的时候,前去看望他的,只有他曾经教过的学生。

曾经足球圈内的所有朋友对他却避之不及,这让原本就已经心态崩了的龚建平,彻底遭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最终心如死灰,2004年7月11号,龚建平凄然离世,7月13号龚建平出殡的时候,原本定的追悼会只有200人,然而最终参加的却有超过1000人。

很多人认为龚建平的死是老实人被精明人所坑,然而事实上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就会发现,无论是相关部门还是龚建平的自身做法,他最终都会成为被重罚的对象之一,即便是很多人都声称他是一个好人,不应该承受惨痛的代价,然而,这更多的也只是一部分人的一厢情愿罢了,尤其是在其生前的时候,从未有一人选择看他,去世后再多的话都已经无济于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金哨”到“黑哨” 著名足球裁判陆俊堕落史

曾经获得过一个又一个金哨奖项的足球裁判陆俊,3月15日被公安机关拘捕。球迷们不会想到,十年甲A“最佳裁判”陆俊竟是个黑哨。人们不禁要问:中国足坛的“金哨”为什么会成了“黑哨”?

1998年3月24日,《羊城体育》报道了3月22日,全国足球甲A联赛第一轮广州松日队主场对大连万达队的比赛。文章称:对比赛中大连队得到的那个点球,松日俱乐部赛后一直耿耿于怀。俱乐部副总经理利彪希望记者在文章中反映此球是裁判的误判,并揭露称“赛前这位主裁判收了客队20万元现金,希望新闻界予以曝光”。文中所说的这位主裁判,就是陆俊。

淦耀最早认识陆俊是在1986年11月28日。“当年第二届可口可乐杯亚洲少年锦标赛在广州举行,我被指定担任裁判组的翻泽。在担任印尼队对泰国队执场裁判时,陆俊因为泰国队进球后领队或教练与本队球员拥抱欢庆,他竟然冲到欢庆人群中勒令泰国队官员回到替补席上。而此前一年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博士就在元旦社论上说,欢庆进球是足球运动不可割裂的一部分,这显得当年的陆俊对国际足球裁判知识还是一知半解。”学过运动心理学的淦耀认为,从这些行为中可以看出,陆俊自信,但好出风头。

1959年3月19日,陆俊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教师家庭,读小学和中学时就热爱足球运动,1978年考入北京体育学院后,专攻足球专业,导师正是国际级裁判员曹镜鉴。

在时任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和中国足协秘书长孙宝荣签名担保后,1991年陆俊成为国际级裁判员。就在取得国际级裁判胸徽的当年,首届世界女子足球锦标赛在中国广东举行,陆俊成为东道主足协推荐的唯一主裁判。但他当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主持巴西队对日本队的比赛时,他赶在南美姑娘有所反应前,把一个正在日本队球门线上滚动的球吹成得分,使日本队0比1失利。

“这场比赛,陆俊的跑位很好,门前出现争议时,他就站在底线附近。但这个判决,有点出人意料。我当时在现场做英文广播,比赛一结束,就有媒体向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阿维兰热提出质疑。而日本队比完赛后,根据国际足联‘赛后2小时可以对比赛提出异议’的规定,花1000美元上诉费进行了上诉。随后,国际足联裁委会观看了录像并认定属于误判,陆俊就几乎上了黑名单,不被国际足联认可。一直到1999年,因为1991年当时在任的裁委会主席已卸任,陆俊才受到重用。”淦耀说,在被国际足联打入“冷宫”后,1997年,陆俊到朋友开的公司拿薪水,继土耳其的坎巴之后,成为当年世界上第二位全脱产的足球裁判。

2005年初,陆俊“挂哨”。事实上早在2000年左右,陆俊已经开始涉足商界。据知情者的透露,陆俊做的是钢铁生意,第一年就赚了1000多万元。但是对于钱的具体来源,知情者认为并不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

或许是巧合,陆俊最红的时候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而裁判出问题最严重的时期正集中在1994年到2001年。按照一位老足球记者的说法,这是黑哨时期,2001年之后是赌球时期。

1994年足球职业化开始,“有了联赛,就有升降级,高级别的赛事能获得电视转播和更多关注,就能吸引更多广告商和赞助商,因此有时候,一两场比赛能关系到一个俱乐部的命运。”

“清水衙门”的裁委会于是摇身一变,成为中国足协旗下“油水”最足的分支机构之一。张健强1995年接任秘书长后,首创了“派遣费”,这一名目下,裁判在各地执法的开销被摊派到各地方足协身上。“可以说,地方足协和俱乐部由此普遍地意识到了,他们有理由为裁判埋单。”一名知情者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由于作用突出,裁判“开销”的行情见涨。至1995赛季,裁判收俱乐部红包成为普遍现象,一名足协中层曾利用私交先后向6家俱乐部打听,答案是6个城市共11个主场,全部比赛都需要向裁判上贡,红包少则5000元,高则上万元。“所有的俱乐部都说,他们送红包,只是想在自己的主场要个公平。”裁委会划归新成立的技术部之后,张健强迎来了第二个顶头上司杨一民,两人迅速打成一片。

“1995赛季那点钱算少的,到了1998、1999赛季,碰到关键场次的比赛,一场球就得给裁判送几十万元!”知情者称,也是在张健强时期,业余裁判们开始意识到兼职的高回报,为了得到这一受贿且无人监管的机会,他们开始向地方足协和中国足协的裁委会要员行贿,以获取执法职业联赛和国际赛事的资格。

除了受到裁判员的追捧,裁委会也是俱乐部重要的行贿对象。“派遣费”最初是1000多元,通常由中间人或裁判员转交裁委会,俱乐部适量地放大数目后,就能起到“信息费”的作用,以换取裁委会选派哪名裁判执法自己比赛的信息。

从派遣费到红包,裁判的待遇越来越好,没过两年,几乎所有俱乐部都会在联赛开始前就锁定目标,一次性付一个大数目给裁判,联赛进行期间的单场红包也照给。1998赛季起,裁判费用成为俱乐部季前预算的组成部分,那一年的“裁判招待费”一场5万元,一个赛季就是55万元。

“在国外,为了防止出现黑哨和官哨,国际足联有严格的财产申报制度,每年裁判员需主动向当地税务或者司法部门申报一次,申报结果在10月30日之前交给足协,这就具备了法律效力。如果裁判出现无法交代来源的财产并因此触犯了法律,所在国足协需要向国际足联通报,国际足联公开除名。”淦耀说。

俱乐部向裁判员上贡、裁判员给裁判委员会上贡,裁判一边应付上面意图一边与下面勾兑,裁判真正的意义和比赛的公平就这样被慢慢消解。在这条利益链上,裁委会集决策、执行、监督的权力于一身,更可怕的是,他们由此攫取了比赛胜负的决定权,并在中国各级足球联赛中反复滥用。

据知情者透露,南勇曾经想控制裁判的委派权,但是张健强不让。后来,无论是南勇还是杨一民成为他的顶头上司,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之间的关系都非常不好。

足协对于主管裁判人员的选拔向来剑拔弩张。在谁主管裁判以及谁来具体负责裁判的问题上,数次闹得不可开交,夸张的时候差点拳脚相向。南勇在2009年1月19日上台后,曾经想改革裁判的管理,成立“裁判部”,委派“自己人”担任裁判部的主任,但最终,在南勇“失踪”之前,“裁判部”仍未成立。(文/李翊)